葉子

Acousic:

『32』唱出多少天策的心声,扎心了老策

更新了更新了,大家久等了!这几天找马的素材都找了不少,手机内存都爆了´_>`

【气剑】叫声好哥哥,给你下无敌

楚白城:

(1)
顾同尘最近总想把自己的师哥顾云凌打一顿。
似乎自从顾同尘出了夜话白鹭,顾云凌就变得阴阳怪气,给里给气,这让顾同尘很生气。
顾同尘与顾云凌常有切磋,如今顾同尘每每请招,顾云凌就说:输了的今天在下。
顾同尘觉得无趣:师兄,你不要把上下铺说成这样。我如今都不背夜话了……
顾云凌捻个诀下了太极:啰嗦。你快点打完去陪你的情缘。
顾同尘就笑:好。

(2)
顾同尘不太赞成顾云凌的态度。
顾云凌总是不受拘束的,有些我行我素的意味,小时常为这挨师父的拂尘,他也不改。且顾云凌常常撺掇顾同尘下山去隔壁青岩万花撩姑娘,顾同尘不愿意,顾云凌便连蒙带哄地拉着他去。结果去了之后顾同尘就永远像个雕像杵在那儿,看着顾云凌和万花姑娘谈笑风生,每次还不一样,兴许还有好几个。
顾云凌说,你跟师哥学着点,这脑壳呆的。
顾同尘摇头说,这不好。
顾云凌就笑,什么不好,你是不会吧?
顾同尘如实,我不会。
顾同尘没反应过来,顾云凌就捏了他下颌笑吟吟:那师兄教你?
顾同尘比顾云凌矮一些,顾同尘茫然看着顾云凌僵了一会儿:然后呢?
顾云凌收手扶额:算了算了,你学不会。
唔。顾同尘摸摸自己的下颌,兴许是。
你师兄我从来不缺人喜欢,顾云凌弦外有音似的,可我都看不上。
师兄眼光太刁。顾同尘说,若有个姑娘喜欢我,我便与她一起了。

(3)
似乎是一语成谶,顾同尘找到了心仪的姑娘,就在顾同尘刷出夜话白鹭的第二天。
姑娘说,我叫墨薇。
顾同尘觉得嗓子有点干:……贫道顾同尘。
墨薇说,顾道长,带我一起打名剑好不好?剑茗夜话,想必道长剑术可厉害,而且看着就专情,喜欢道长。
顾同尘本来在一边看风景,毕竟每次来万花那些和姑娘调笑的都是顾云凌。顾同尘懵着看了看墨薇,又看了看顾云凌。顾云凌发觉了,也看过来。
你就答应了呗?顾云凌乐呵摸了摸鼻子,可算有人喜欢你了。
顾同尘感觉自己宛如被水淹没不知所措,跟着就是傻笑。墨薇也笑,在顾同尘脸颊亲了亲,跳起来跑了。
顾同尘傻笑了一整天恍恍惚惚,论剑让顾云凌打了个凄惨,顾同尘也不在意。
你傻了?顾云凌暴躁似的:起来,再打。
她真好看。顾同尘望着顾云凌,你不会知道的,喜欢一个人……多喜欢。你对你的那些姑娘就是玩玩。
我怎么不知道?顾云凌居高临下望着顾同尘,头一回笑得冷蔑:我喜欢了十几年,看都不看我一眼。什么都是我陪着,什么都是我教,一直不明白,还与旁人一见钟情。我能有什么法子?
顾同尘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白栎姑娘吗?师兄总是同许多姑娘在一起,她一定是不愿意也不明白的。下次师兄不要偷看了,与她讲——
对了,以后把你那夜话白鹭收起来。我看着心烦,我没有你别背。顾云凌打断,岔开话题转身回去了。

(4)
顾同尘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入了江湖,不再在纯阳。不论摆擂还是战场赢来的荣誉与金钱,都毫不保留,虔诚地呈给墨薇。墨薇就会给顾同尘一个拥吻,夸顾同尘是个好剑客。名剑大会的时日越发近了,墨薇问顾同尘,你师兄来打吗?他也顶厉害的。你师兄要是不来,我们再找别人。
顾同尘去问顾云凌。
顾云凌正在论剑台习剑,独身一人,瞧着沉默了许多。见顾同尘回来,挽剑回鞘,嚓地一响。
“什么事?”
“这……师兄还是没找白医师吗?”
“少问。你什么事?”顾云凌走近了,那一身黑蓝的燕云在雪里瞧着总是很扎眼。
“打名剑。”
“你求我,还是你的女人要你来求我?”顾云凌挑眉。
“……我也想同师兄并肩作战。”顾同尘恳切。
顾云凌沉默着,天下了浮雪,落在两人肩头。良久顾云凌才开口:“你依旧不会说谎。我同你去。”

(5)
他们一切都顺利。
“怎么觉得顾道长变了个性子,”墨薇笑着问顾云凌,“顾道长以前特别喜欢和姑娘聊天的。”
顾云凌不回答,墨薇悻悻转回顾同尘。
“说来,明天的,明天的比赛,”墨薇小声问顾同尘,“我们可不可以输呀。”
“什么意思?”顾同尘一愣。
“就是……我的亲友。”墨薇小声道。
“比武让招,何况已经是最后几场,实在是不光彩,你的亲友想必也不会愿意。”顾同尘耐心。
“你想让,你不帮忙就是了。左右你不帮忙,我们二打三也一样打。”顾云凌开口。
墨薇低着头不做声了。

(6)
是夜。
顾同尘是惊醒的,他素来睡得不深,听到动静,窗外有人。顾同尘下意识抄剑,可是剑已经不知所踪。
里屋睡着墨薇!顾同尘三步并作两步想叫墨薇起来,然而墨薇不在。顾同尘听到窗外有唐门弩机的响,来不及多想破窗而出,四五个蒙面的黑衣就在院子里看着他。
“贫道不曾结仇,”顾同尘往后退,“贫道想知道究竟冒犯了谁。”
“话多。”
顾同尘愣住,这声音是墨薇的。他看过去,即使换了装束蒙了脸也是清楚认得出来的。
“道长已经带我打到了一代宗师,该好聚好散了。”墨薇声音带笑,“至于名声,墨薇还是想同自己情缘来拿。”
“……墨薇?”
“我可从未说过与道长白头偕老什么的话,”墨薇拿着顾同尘的剑,说得随意而平淡,“更不曾与道长有肌肤之亲,都是道长自己愿意给我的。本也不想撕破脸皮,可道长实在是太拧,不通人情。”
顾同尘觉得像做梦,太荒谬了,愣了半晌张张口:“你把我师兄怎么了?”
“道长好下手,自然没必要寻师兄找麻烦。”
“要杀我?”
一发追命破空而来,顾同尘偏身去躲,连续不断的几发箭矢没有全躲开,还是有一发剐破了小臂,血淌出来。顾同尘咬牙,不做声。
“不会很疼的。”墨薇似是哄。
顾同尘已经没有退路,而就在此时一个身影自屋顶掠下。
——顾云凌。
顾云凌又恢复了那我行我素的得意笑容,持剑拦在顾同尘身前,同时左手怼给顾同尘一把剑。
“……师兄?”
“叫声好哥哥,给你下无敌。”

(7)
一周后,客栈。
“你当初怎么知道的这事?”顾同尘问顾云凌,“如果是隔壁听到,怎么还带了剑。”
“我若不是去取剑,也不会让你受伤。”顾云凌挑眉,“我问过白栎,她说墨薇之前有个好得很的情缘,少爷出身,没听说分手。加上那天墨薇那样说,我便觉得不对,那晚一直没有睡。我瞧见她偷你剑出来,便知道出事了。我本想去夺,可他们人多,又怕响动太大你没武器便跟出来,就回屋取了把旧剑。”
“师兄同白医师在一起了?恭喜师兄。”
“来打一把,”顾云凌不答,“输的在下面。”
“……伤着手,打不赢师兄。”顾同尘拒绝,“回华山再论。”
“那你便在下。”
顾云凌走去,顾同尘正坐在床边,顾云凌便抬手捏了顾同尘的下颌,顾同尘抬头望着顾云凌。
“你还欠我句好哥哥。”顾云凌俯下头轻声。
“……定要我这样讲?”顾同尘脸上有羞愤了,“夜话送给你,师兄不再乱讲可行?”
“你说我不知道喜欢,”顾云凌说下去,“我顾云凌喜欢你十几年,你半分窍不开。”
顾同尘哑巴了。
“不过你若说一句你觉厌恶,我便再不提。”顾云凌补道。
两人离得很近,两相对视都是无言。末了顾同尘终垂下睫去,耳根充血,小声呐呐了一句:
“好哥哥。”
“再叫。”
“……就一声,是欠你的山河。”顾同尘争辩。
“那也好说,”顾云凌将顾同尘扑在榻上,膝盖顶在顾同尘腿间,眯眸逗他,“你早晚要叫的。”
“……顾云凌!!”

(8)
顾云凌与顾同尘并没有耽搁名剑大会,事情已经查清,便找了白栎继续。
可顾同尘依旧想打一顿顾云凌。顾云凌每次下山河都对他来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让顾同尘耳根发烫。
“叫声好哥哥,给你下无敌。”
顾同尘状况不妙,顾云凌便一步聂云过来,同时对顾同尘笑吟吟。这句话顾云凌百说不厌,因为之前每次说出来顾同尘都会羞。然而这次——
“那好哥哥,我人剑了:)”
“……????”
我的师弟怎么突然这么皮?在线等,挺急的???(ノ○ Д ○)ノ?

子渊新曲:

我和女神的日常4

因为我喜欢道长,私心让女神给我画了两只道长。啊!满足!

最近想做一个文具的测评(?)就是把自己的文具列一列,做个推荐之类的。有人想看吗!?

急需热情的小粉丝(感觉我的粉都很冷淡……)

和也:

小鬼使的现世大冒险😣😣😣
图片都是假期时拍的~突然就想这样玩啦😝
如果能把他们两带出来恨不得天天带着到处玩呢!
大家来找找最后一p的两只小鬼在哪呀!(好吧很明显😓

黑白童子的地府日常(1-20)

Bracciale:

cp黑白童子,鬼使黑白,阎判,孟婆x山兔
欢乐向,ooc怪我x

一、
“你们两个要乖乖的把汤喝完哦!”孟婆对黑白童子说完,便骑着牙牙转身走了。
白童子:“那么黑童子,我们来继续昨天的练习吧。来,跟我念,枫叶。”
“……?”黑童子喝了一口汤。
“枫叶。”
“……?”
“枫叶。”
……
“黑童子好笨,好渴啊我喝口汤……咦我们刚才说了什么?”

奈何桥上,孟婆问一个新来的亡灵:“这么说你还是记得你爷爷的大舅子他外甥的姨婆家里的女佣人亲戚养的那条狗曾经踩死的一只屎壳郎?不可能,孟婆汤怎么会没效啊。”

二、
“黑童子和白童子也真是两个可怜的孩子。不过,黑童子在他扭曲的家人里,也算是保存了难能可贵的善良呢。跟他的家人一点也不像。”阎魔倚在云上,看向一旁的判官。判官点点头“阎魔大人说得对。”
“……判官”
“属下在。”
阎魔忽然伸手掀起判官眼睛上的那块布,凑近了仔仔细细端详着。
“阎…阎魔大人?”
“这个发色和瞳色,黑童子莫不是你在人间的私生子?”
“怎么可能,在下可是对阎……阎魔大人白童子不也长得很像您吗?”

三、
鬼使黑:“既然阎魔那个老太婆要我们带这两个小鬼,不如我们俩一人带一个吧。”
鬼使白:“好啊,就按衣服的颜色分,我带白童子。”
鬼使黑转身看了看黑童子,后者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上的镰刀就差直接砍他脖子上了。
“……弟弟呀我们还是按发色分吧。”

四、
“死亡宣判!”鬼使黑一镰刀下去,只剩下几个血量无几的妖怪还站着。轮到我了。黑童子暗想着握紧镰刀冲上前……然后看着那些妖怪被鬼使黑接着一镰刀一镰刀全部砍死了。草你爸爸打完了老子打什么。黑童子很想这么骂人,然而他最终只骂出了两个字:“……爸爸。”
鬼使黑:“??”
鬼使黑:“弟弟啊这孩子叫我爸爸!”
鬼使黑:“弟弟这俩孩子真是你和我生的?”

五、
鬼使白念动咒语,之前死亡的敌人们身上立即冒出了一个个包(xiao)子(gui),过了一会纷纷炸开。“白童子,照我刚才教的方法试一试。”“是!鬼使白大人!”白童子集中精力握紧双拳,一个巨大的包子出现在头顶。接着鬼使白目瞪口呆地看着包子复活了所有的小怪而那些小怪扑上去把自家boss弄死了。

鬼使白:“鬼使黑我们还是换过来吧。”

六、
判官在上班的路上遇到了带着白童子的鬼使黑。
判官:“这个孩子由你带?说起来你们都绑着一个辫子呢,所以是你帮他绑的吗?”
鬼使黑:“辫子?这个小鬼我不清楚,反正我的辫子是弟弟绑的。”
判官:“……”

阎罗殿。判官:“阎魔大人需要在下帮您绑辫子吗?”

七、
白童子紧紧抱着黑童子嚎啕大哭:“黑童子……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明明我们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了!凶手是谁!是谁!呜呜呜……”
鬼使黑:“喂小鬼别哭啊,好了凶手是我,天黑请闭眼不是这么玩的!”
鬼使白:“鬼使黑,你暴露了。”
孟婆&山兔:“太好了下一轮就可以把鬼使黑大人投出来了!”

八、
白童子:“阎魔大人,冥界有那么多的亡魂,那么每天有多少人死去呢?”
阎魔:“多如牛毛,汝每说一个字,便有一人死去。”
白童子:“哦……”

鬼使白:“白童子,为什么你最近也和黑童子一样不说话了?”
白童子:“因为阎魔大人说我说话就会有人死掉啦!……我说话这么可怕吗?”

九、
阎魔:“判官哟,汝还在为黑白童子之事担忧吗?”
判官:“如果是他们生前的事,在下倒是可以暂时放心了,只是……”
“阎魔大人!”白童子带着黑童子从远处跑来,快到阎魔跟前的时候却突然一个平地摔。
判官:“……只是白童子是不是该补补钙?”

十、
鬼使白带着黑童子去执行任务,路过的女妖们窃窃私语:“哎呀,好久没见过这么俊俏的人了,穿着一身白衣,说话啊还很有礼貌,看起来像是哪里当差的……不知道娶亲了没有?”“怎么会没娶,你看孩子都有了,啧啧,这小孩子凶的,也不知道随谁。”
鬼使黑镰刀上扛着白童子:“弟弟你别跑这么快啊!”
女妖们:“……两个男人也能生娃了?!”

十一、
鬼使黑:“你们俩真是两个极端啊,一个这么爱笑一个老板着脸。黑童子,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傅给我笑一个呗?”
黑童子:“……”

晚上鬼使兄弟和黑白童子去打大蛇。黑童子:“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反正剧情就这么翻译的请自行脑补……)
鬼使黑:“好了别笑了。”

十二、
黑童子正专注地盯着不远处的白童子,这时鬼使白走过来对他说:“黑童子,如果你有什么想告诉我却说不出来的话,可以试试用手势表达。”黑童子转过头来,对鬼使白比了个中指。
鬼使白:“这样是不对的,我来示范给你看。”鬼使白说着伸出了一根食指,念起了咒语“无常夺命。”

鬼使白:“黑童子,你今天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黑童子想了想,比了个心。

十三、
白童子:“为什么判官大人总是用一块布遮着眼睛呢?”
黑童子:“……不知。”
白童子:“而且上面还画着眉毛,难道是因为判官大人没有眉毛?一定是这样的。对了黑童子,我们今天来练习说话吧,判——官——大——人——没——有——眉——毛——”
黑童子:“判官……没有眉毛……”
白童子:“好!我们再来一遍!”
然后他们的话被来找孟婆玩的山兔听见了,然后山兔告诉了一起尬舞的红叶,然后红叶……

青行灯:“阎魔,我跟你说一个判官的故事,听说他没有眉毛……”
阎魔:“他有。”

十四、
鬼使黑总想逗黑童子说话,黑童子觉得他很烦,于是决定报复。
这天鬼使黑照样准备逗黑童子,黑童子看了看鬼使黑身后飘过来的身影,开口问道:“阎魔大人……为什么坐着云?”
鬼使黑又惊又喜:“你说话了!这个嘛大概是因为阎魔那个老太婆上了年纪腿脚不好……”
阎魔:“鬼使黑,汝的年终奖金取消。”

十五、
鬼使兄弟正在泡澡,突然鬼使黑哭着抱住鬼使白说道:“弟弟呀,我的年终奖金泡汤了哥哥没钱养你了!”“放开我!阎魔大人从来没发过工资!”鬼使白挣扎着想推开他。浴室里响起了水声。
这时黑白童子抱着衣服也准备去泡澡,然后他们推开了门。“对不起鬼使黑、鬼使白大人我们打扰你们了!”说着两人跑了。
鬼使白:“……鬼使黑,这些是你教的?”

十六、
这天黑白师徒到人界执行任务,走着走着黑白童子就和鬼使黑白走散了。黑白童子在郊外遇到了源博雅。
源博雅:“你们的师傅长什么样子?”
白童子:“他们比我们高,还戴着高高的帽子,头发一个是黑色的一个是白色的,一个很和蔼一个很凶。”
源博雅想了想,把黑白晴明找了过来。

十七、
发现黑白童子不见后,鬼使黑白也开始找起了两个弟子。他们来到黑白童子常去的枫树林,遇到了鬼女红叶。
鬼女红叶:“你们的弟子长什么样子啊?”
鬼使黑:“他们两个都是童子,而且两个人总是黏在一起,就跟我和我弟弟一样。”
鬼使白:“请不要在意最后一句。”
鬼女红叶想了想,把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找了过来。

十八、
黑晴明想把黑白童子收为手下,于是试图拉拢他们。
黑晴明:“我这里有漂亮的雪女姐姐哦。”
白童子:“师傅说我们不能跟非洲人说话。”
黑晴明:“妈的老子有大天狗呢。”
晴明:“不好意思,非洲人不是在针对我吧?”

十九、
孟婆一直觉得白童子的招魂幡很眼熟,感觉跟什么东西很像。
直到有一天早上天太黑,起来拖地的时候,才发现拖把拿错了。

鬼使黑:“白童子,你的招魂幡今天看起来怎么脏脏的?”

二十、
快过年了,黑童子想让鬼使白发红包。于是他伸出手“包…”,鬼使白亲切地拿出了一个包子递给他。

白童子:“黑童子你变黑了,是不是不听师傅的话跟非洲人玩了?”